<noframes id="xbdbd">

<form id="xbdbd"></form>

    <address id="xbdbd"><th id="xbdbd"></th></address>
    
    

    <form id="xbdbd"><nobr id="xbdbd"><progress id="xbdbd"></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xbdbd">
    <address id="xbdbd"></address>

      <form id="xbdbd"><nobr id="xbdbd"><progress id="xbdbd"></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xbdbd"><nobr id="xbdbd"><th id="xbdbd"></th></nobr></address>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公司 >

        格力集团增持引投资人“豪赌” 迟迟不举牌是在静待立案调查结果?

        格力集团的“回头”让备受商誉拖累的长园集团,再度焕发魅力。

        6月19日,长园集团召开股东大会,审议与沃尔核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的议案。20天前,因1.03亿股弃权,这项议案在长园集团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未获通过。

        当晚,长园集团以A股2.59亿股的同意票数,成功通过了该议案。

        不过,在股东大会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部分中小股东对当天审议的内容似乎并不关心,而是慕“格力”之名而来。

        一名河北的个人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之所以会投资长园集团,正是因为格力集团的进入,而对当天股东大会的议案,他直接填了“弃权”,因为“还搞不清楚这个决定是好是坏,对公司的了解还不够”。

        “格力集团会看上的公司,应该是有一定投资价值,所以我专程从河北赶过来参加股东大会,希望能借这个机会与公司管理层深入接触,了解公司的市场地位和经营业务,如果答案是满意的,我会长期投资长园集团。”该河北投资者表示。

        格力集团迟迟不举牌

        对格力集团抱有期待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

        5月29日晚,长园集团公告格力集团已经增持自身股票至4.96%,逼近举牌线后,长园集团当即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即便不久后突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仍没有浇灭投资人对长园集团的热情。

        5月31日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长园集团启动立案调查,次日长园集团大跌7.29%,但不久后又恢复上涨。截至6月19日晚收盘,长园集团每股股价为6.46元,较5月29日晚收盘价仍有23.75%的涨幅。

        “我刚和长园集团的高管交流,(公司)主要问题在于收购的子公司财务造假,去年A股市场爆发了大量的并购雷和类似事件,不至于会退市。”6月19日,深圳一名长园集团的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不过,颇为蹊跷的是,目前距离29日晚格力集团被爆出增持逼近5%已经过去半个多月时间,全市场都在等待这位国资巨头举牌长园时,格力集团却迟迟没有继续增持的举动。

        事实上,在格力集团的增持引爆市场之际,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已吓退了一众机构投资者。

        6月17日,华南一名券商自营人士就曾对记者坦言:“今年证监会的定调是要增加违法者的成本,所以我们很谨慎,长园被证监会调查了,有风险的我肯定不敢投了。”

        股东大会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就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事询问了长园集团董事长吴启权,他回应称:“(长园和鹰事件)基本上复杂的时间点已经过去,处理已接近尾声了,我们在等待证监会的结果,公司经营暂时没有影响了,因为事情已经公告了,要影响已经影响过了。”

        不久前,吴启权刚刚宣布拟增持上市公司股份。6月11日,长园集团表示,吴启权计划在本增持计划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区间为人民币1亿元-2亿元,增持股份的价格区间为6元/股-8元/股。

        上述深圳地区投资人向记者分析称:“个人的分析是格力集团一定有进一步的操作(长园)的构想,财务投资和战略投资两相宜。长园管理层能力有限,主观上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背书,但条件还需要谈。”

        “现在格力集团没有放出举牌的消息,个人认为这不代表不会继续增持,可能是潜在的一致行动人关系还没有形成。”该投资人说道。

        困境重重

        事实上,对于不少投资人而言,买入长园集团的股票,在一定程度上是“赌格力集团是否会举牌”,因为回归长园集团的经营现状,实在乏善可陈。

        2018年12月,长园集团曾自曝子公司长园和鹰业绩涉嫌造假,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期内公司实现营收71.37亿元,同比增长0.09%,扣非净利润却为-11.9亿元,巨额的商誉减值是业绩坍塌的主要原因——2018年公司合计计提商誉减值8.44亿元。

        截至2018年末,公司商誉期末账面原值仍高达55.52亿元,来源于对外收购的20余家公司,已计提减值准备24.82亿元,减值比例达到44.7%。

        近年来,意识到扩张步伐过快的长园集团管理层,开始尝试剥离部分资产,“强装上阵”。

        从2018年开始,长园集团相继卖掉了长园华盛、长园电子及罗宝恒坤、浙江恒坤等子公司。

        吴启权透露:“未来公司的发展战略是以工业及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为主,重点布局发展公司优势的智能电网和智能制造领域,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业务为辅,材料业务慢慢会不做了。”

        值得注意的是,被长园集团出售的长园华盛和长园电子,均属于电动汽车材料领域供应商,前者生产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后者生产热缩材料。截至目前,长园集团旗下还有长园维安和中锂新材属于电动汽车相关材料领域,尚未被上市公司处置。

        6月19日当天长园集团审议的议案,便与出售长园电子有关。

        五年前,沃尔核材曾强势增持长园集团,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股权争夺战。最终沃尔核材放弃谋求控制权,退居第二大股东。作为“退出”的条件,长园集团将旗下的长园电子转让给了沃尔核材。

        彼时,为履行对长园电子的出资义务,长园集团承诺在过渡期内依法将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30区4栋一层、三层房地产的所有权转移至长园电子。

        不过,因厂房无法分割及受让方资格原因,长园集团迟迟未能将出资房产过户至长园电子名下。在此情况下,长园集团拟将部分厂房出资变更为货币出资,作价注入长园电子;同时同意将相关房产以22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长园电子的全资子公司。

        不过,对于长园集团的“挥泪甩卖”长园电子,市场却出现了分歧之声。

        前述自营人士认为:“长园集团旗下的新能源板块确实表现不行,所以上市公司想要将其全部出售,这是正常经营之道。”

        但前述深圳投资人则认为:“沃尔核材看中的长园电子,其实是有比较好的发展前景的,长园旗下很多子公司方向是好的,但是因为公司股权分散以及管理层问题,很多业务没有能力做起来,所以只能将一些资产卖掉,把金子给外面的人捡走了。”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格力集团增持引投资人“豪赌” 迟迟不...
        防不胜防?中国人寿淮阳分公司被指收费...
        上市疑云、热潮退却、版权乱相 喜马拉...
        富士康科技集团要“撤离大陆”?回应:...
        实控人赵国栋砸30亿互金业务爆雷 奥马...
        年营收400亿还不上1700万借款 庞大集团...
        ? 河南福彩网快3|官网_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