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1pdz"></address>
<noframes id="t1pdz">
<address id="t1pdz"><nobr id="t1pdz"><progress id="t1pdz"></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t1pdz"><address id="t1pdz"></address><address id="t1pdz"></address>

<noframes id="t1pdz">

    <noframes id="t1pdz"><form id="t1pdz"><nobr id="t1pdz"></nobr></form>

    <listing id="t1pdz"></listing>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公司 >

    关联交易受质疑、承认女装收购失策 波司登能否度过陷沽空危局?

    一份沽空报告将“羽皇”波司登推至悬崖。

    6月24日,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称,波司登存在虚报利润、未公开的关联交易、公开市场欺诈等行为。报告中甚至出现“一如既往的腐败”“股票一文不值”“走向毁灭”等相当严重的说辞。一时之间,港股波司登大跌24.78%,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这是波司登始料未及的。在波司登的原计划中,两天后的6月26日是其发布年度业绩报告的日子。

    2018/2019年报显示,波司登营业收入达103.84亿元,同比上涨16.9%,首次迈入百亿俱乐部。其中,核心业务的羽绒服收入为人民币76.58亿元,同比大幅上升35.5%;主品牌波司登羽绒服收入同比上升38.3%至人民币68.49亿元;公司毛利率也增长6.7个百分点至53.1%。

    但哪怕抛开沽空的威胁,波司登在亮眼年报背后,依然仍有困局待解。

    6月27日,在波司登年度业绩沟通会上,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高峰对时代周报记者坦承,“关于女装业务的收购,我们的决策不一定是合理的。”

    关联交易迷雾

    沽空机构首先指出,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虚报达174%。

    “母公司和子公司报表是合并抵销的,怎么能简单加总???随便列出几家公司进行简单加总,就能得出一个上市公司业绩?”针对该项指控,朱高峰在媒体沟通会上反驳。

    波司登在澄清公告中表示,沽空报告所用的工商年报报告日期为12月31日,而波司登年报所用的报告日期为3月31日,上述报告日期所产生的三年净溢利差异为约2亿元。同时,沽空报告所用数据仅涵盖19家公司,而波司登财务报表综合范围还额外包括约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内中国公司,因此上述两个因素合并造成的差异为约7.7亿元。由此反驳不存在虚报净利润的情况。

    与此同时,沽空公告还指出波司登向拥有65%以上流通股的内部人士支付了巨额历史股息。对此,朱高峰表示,波司登从2007年上市,??累计的股息分派??是70?80%的区间,“当时我们上市的时候,给股东的承诺就是每年分派的股息??不低于30%。”公司认为派发股息为股东提供了稳定及满意回报,间接证明公司财务状况良好。

    所有指控中,沽空报告着重质疑波司登三个品牌杰西、邦宝、天津女装(柯利亚诺、柯罗芭)交易的合理性,而波司登也用了最多篇幅来解释公司不存在“未公开的关联交易”。

    沽空报告指控,一位名为周美和的重要人士对波司登的女装业务举足轻重。其分别于2008年、2013年以1650万元、1750万元人民币购买了杰西、邦宝,随后即在2011年、2016年分别以6.64亿元、7.15亿元将两家公司出售给波司登,差价约40倍。并指出,周美和也是协助收购天津女装的关键人物之一。

    波司登对此澄清称,杰西是由周美和于1998年创立,并非沽空机构所称由其2008年通过收购成立,而邦宝品牌则完全与周美和所控制的公司无关。并表示周美和在女装业拥有逾18年经验,是协助公司评估收购合适品牌、拓展女装业务的重要人员之一。

    在27日的投资人会议上,也有投资人对关联交易提出疑问。对此,朱高峰表示,公司在收购交易中都是与独立第三方进行,并不存在关联交易。

    朱高峰同时透露,公司主席高德康从未有任何股份减持,持股比例超过70%,且计划于日后适当时点进一步增持公司股份。“我们目前也没有收到监管层的进一步调查通知。”朱高峰补充道。

    承认女装业务失策

    尽管波司登对关联交易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但经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除2011年、2016年收购的杰西和邦宝女装品牌之外,2017年完成收购的天津女装的确刚好赶上了波司登品牌战略调整的交界线。

    事实上,当2017年4月,波司登完成对天津女装的收购之后,公司的战略彼时已悄然转向“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的路线。也就是说,2017年仍进一步收购女装品牌,与此后两年的收缩多元化战略是相悖的。

    针对该问题,朱高峰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当时的决策不一定合理。他进一步解释,杰西和邦宝品牌在长江之南表现比较优秀,公司评估认为2017年收购的天津女装能在北方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因此为形成南北协同的格局决定收购天津女装。

    事实上,波司登2018/2019财年年报显示,女装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02亿元,同比增长4.19%。值得一提的是,波司登女装业务的营收占比下滑至11.57%,减少了1.42个百分点,毛利率也下降了0.9个百分点。

    对此,朱高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公司有意为之的结果。“我们的女装品牌走的是绝对高端的路线,毛利率高达70%?80%。”朱高峰直言,波司登内部近两年在主动调整,希望通过降低毛利率来改善女装业绩。“目前我们的想法还是要继续运营好,并没有想把女装剥离出集团。”

    而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波司登女装等多元化业务如果能独立发展,甚至能协同主业,会给主业带来积极的影响。但如果不能独立发展,也可能会拖累主业的发展。

    针对此次沽空事件,资本市场未出现支持看空观点。同时,中信证券、东吴证券、国金证券、第一上海证券、招银证券等券商均发布报告力挺波司登,给予“买入”“增持”评级。

    沽空事件后再次开盘,波司登股价连日持续上涨,截至6月28日,收盘2.17港元/每股,成交金额8636港元,最新市值为232.12亿元。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关联交易受质疑、承认女装收购失策 波...
    周黑鸭回应签特许经营商:只是租赁关系
    半年斥资逾22亿元、持股逾15% 中国人寿...
    华住集团轻资产模式下负债率仍攀升 高...
    零售大店持续亏损、业绩增速放缓 晨光...
    遭沽空机构质疑“公开欺诈” 波司登遭...
    ? 河南福彩网快3|官网_首页